首页 >>

巢湖风物———屎糠屁、竿丝和昂嗤

作者:巢湖市苏湾镇黄山中学 祝俊生

家乡巢湖,鱼米之乡,淡水鱼资源极为丰富。近日偶尔看到集市上卖鳡鱼,微信里看到网友晒国庆“屎糠屁游西湖”的旅游照片,读到巴陵先生的散文《橘子洲头黄鸭叫》,黄鸭叫是昂嗤的别名。姑且写写它们。屎糠屁、竿丝和昂嗤这三种鱼,在我们这,现在很稀罕:屎糠屁几乎绝迹,竿丝很少见,野生的昂嗤量少且贵。

屎糠屁

屎糠屁是一种很小的鱼,成鱼不过一二寸长,是个寸丁鱼,小巧玲珑,通体彩色,蓝红黄三色为主,颇似海军士官穿的体恤,一杠一杠的。它喜欢游在水的上层,胆子大,不怕人,也许是喜欢亲近人。我小时候在家乡淘米的时候,时常用淘米篮子逮到它,回家用搪瓷缸子养起来,权当观赏鱼。我母亲说:“屎糠屁,一肚子屎,还喜欢游西湖。”我们村子的村民喜欢用这话讽刺队上的一个不务正业的人,他外号三呆子,喇叭裤,箭头皮鞋,整天拎着一台走私来的盒带录音机,放张帝和邓丽君的靡靡之音。神似路遥先生《平凡的世界》里的“逛鬼”王满银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每月贩卖一趟花生米,来往上海南京和家乡之间,手里有几个来路不明的小钱。

屎糠屁,屎多,小鱼肚子却特别大,一天到晚怀孕似的,不小心一脚踩到它,噗呲一声,屎一冒,肚子就干瘪了,胖子成为瘦子。所以,乡民用“屎”来定义它,可谓量身定做,准的很。那为什么名字里带“糠”呢,偶尔的机会,我用米糠站着菜籽油钓青脚虾子,网刚下,屎糠屁就成群结队的来了,浩浩荡荡,看来它们是喜欢吃糠的。更有甚者,村民们淘米,米糠在水面上一散,五彩的屎糠屁就来了,有的直接跑到淘米篮子里。有的村民带回去给小孩子玩,权当观赏金鱼。久之,直觉让村民们给它们起了一个带“糠”的名字,屎多爱糠个子不大,就叫“屎糠屁”吧。这也属于量身定做,我算服了。

其实,屎糠屁的学名叫鳑鲏,是一种杂食性鱼类,栖息在缓慢流动或静止的水域,依靠淡水河蚌繁殖,活动范围小,寿命短,对于环境要求高。这些,是我近年才晓得的。

竿丝

我小时候,塘坝里干涸,偶尔遇到。我们村王老三,年轻的时候,一次在刘大塘逮竿丝,被竿丝撞到裤裆,终身不育。结婚没三年,老婆跑了。

现在,在农村的塘坝水库,极少遇到它。老渔民说,“他是水老虎,没有天敌,它是淡水里的土匪头子。”淡水养鱼的说,“竿丝和乌鱼,我们不敢碰,碰到它们,我们养鱼就要赔本。它们真的吃鱼啊。”我想到海里的大白鲨,是的,如果让竿丝游到海洋,也许它会慢慢进化成白鲨。

此鱼极凶,较大,嘴里有獠牙,体型瘦长板结,多亏浑身白色,要不然,还以为是世界田径场上的黑人运动员,喜欢在江河里游动,阳光一照,往上一跳,白的的闪电一般,倏忽无影无踪。我的家乡巢北有两条河通长江,一条是柘皋河,一条是滁河,从未干涸过,里面偶尔见到竿丝,鱼民用丝网偶尔也能捕到。这家伙性格暴躁,出水即死,有点像刀鱼,但是比刀鱼大多了。在集市卖,一般不落地,吃货不问价格,有多少买多少。记忆中,在集市上,这家伙总是稀巴巴的登场,有价无市,不是随便花几个钱就能买到。

尽管很贵很稀有,每次看到它,我都要买一条,放在冰柜里,过年过节拿出来吃。我妹夫给我带上了路,他尝试在长江里钓竿丝,久之便上了路,有了一些经验。他说,在施钓竿丝时,建议大家需要根据它的活动规律与捕食习性来选择钓点。竿丝善于游泳,活动范围也较大,一般喜欢在水面较为开阔和其他鱼类较多的水域活动。而这类水域往往又是捕食小鱼的地方,或是水中溶氧量高的环境。江河中的堤坝、桥墩、河流分支的汇水处、水边有建筑的地方,以及进出水口处,都是垂钓竿丝的好钓点。竿丝咬钩的动作非常凶猛,又是浮漂会突然地被“黑”,接着竿稍也别迅速的拉弯。2017年秋,我妹夫在江边小城钓鱼比赛中,钓了一条二十多斤的竿丝,获得第二名,奖金5000元。据说,钓到江豚的获得了一等奖。看来,久居江城的妹夫,已经找到捕捉竿丝的一套办法。偶尔到妹妹家过年,清蒸竿丝,是一道必备好菜。

其实,它的学名叫鳡鱼,是淡水鱼类中的广温型品种。生存水温范围较广,我国除西北、西南外,由北至南平原地区的河流中均有分布。

昂嗤

这玩意过去我们这多,现在少了。过去,它上不了餐桌,谁家办喜事上它,会被嗤笑的,“上这种鱼干什么?”鸡三鱼四,我们这上鱼是第四道菜,鲫鱼或者白鱼为多。

昂嗤,是一种怪怪的鱼,头扁嘴阔,身体呈三角刮刀形,寒气逼人,望着都吓人。怪怪而不乖乖,相反,凶煞的很,披着一身黄袍,也有穿黑褐色大衣的,头上张刺,刺里带毒,我小时候逮它,吃过它的亏,相比之下,它的毒性很小,远在五毒之下。还在它味道鲜美,为了尝口鲜,被它刺了也值得。

竿丝和屎糠屁我们这现在极少遇到。野生昂嗤鱼也不多见。昂刺鱼肉嫩刺少,鲜美异常。煲汤“汤白入乳”,月子里的产妇也助奶。每次,在农贸市场看到它,我总是不问价格,买了几条,一般二两一个,五个一斤,配点红辣椒、蒜梗,烧一大碟子没问题。每次烧之前,我总是看看这家伙,用手摸摸它,用手捏起这根骨刺,它就发出“昂嗤昂嗤”小小的声音。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,我一直没弄明白。这种鱼是由这种声音得名的。

这几年,我看了不少美食散文,南方的吃客,喜欢此昂刺,湖南的巴陵先生说它叫黄鸭叫,很形象,很生动,的确它叫起来,有点麻鸭叫的样子。四川的朱晓剑先生说它叫黄辣丁,我不敢苟同了,黄可以的,辣和丁,何从何起啊?!我们这,昂嗤都不大,半斤以上的极少,最大的,也就五六寸了,就算难得的了。这种鱼,原来很多很多,自从有了农药和化肥,逐渐少起来,这东西过去也很贱,连乡下人也看不起。现在很稀罕了,一斤一般要二十多元(鲫鱼一般只要十几元一斤)。那天,我的一个在外地过来的亲戚,来我家做客,我烧昂嗤鱼待他,他见到昂嗤鱼,笑笑说:“老表,这种鱼能吃吗?买这种鱼干什么!”他不懂啊,昂嗤鱼其实是很好吃的。红烧或者汆汤,做个昂嗤煲,放点泥鳅,一绝呢。

最忆是巢州

文章来源:493333王中王开奖结果

标签:3码中特期期准,今晚必中四不像图,新报跑狗,惠泽社群,六合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