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原创 北宋同朝两位宰相张齐贤和向敏中为何争娶一个寡妇?背后的隐情令人感慨

作者:赵心放

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!北宋同朝两宰相张齐贤和向敏中争娶寡妇的事,不仅当时闹得满城风雨,双双被贬职,还成为代代流传的一个经典段子,使人听后捧腹喷饭。

(一)故事男主角张齐贤和向敏中

张齐贤字师亮,山东菏泽人,从小聪明伶俐,勤奋好学,知识渊博,具有胆子大和食量大的特点。太平兴国元年(976年),张齐贤考中进士。经宰相赵普极力推荐,宋太宗对他破格任用。张齐贤入仕后,在北宋初期政治、军事、外交各方面都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限于篇幅,仅举一例。在收复幽云十六州的战略行动中,由于前期取得了胜利,使部分将领居功自傲、用兵懈怠,加之粮草供应不及时,在强敌面前逐步丧失了战略主动权,被迫撤退(后来变成溃逃),导致宋军死伤惨重,名将杨业阵亡,不仅使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计划成为泡影,更使北宋东北方向的边关防御体系危如累卵。急得宋太宗束手无策,寝食不安。此时担任左谏大夫的张齐贤主动请缨去镇守边关。他用奇计打败了辽军,俘获了辽国北大王的儿子,取得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,辽国逐步退回到了自己疆界。

向敏中字常之。开封人,北宋名臣,后汉符离县令向瑀独子。向瑀性情严肃刚毅,他对向敏中从小就亲自教育督促,不假脸色,曾对夫人说:“光大我们门庭的就是这个孩子。”向敏中后随父赴调京城开封,某日有书生从门前经过,看见向敏中就对邻居说:“这孩子风骨秀异,尊贵而且年寿高。”邻居把这件事告诉向敏中母亲,向母出来时,书生已远去。向敏中二十岁时父母相继去世,他自立自强,不计较贫寒。

太平兴国五年(980年),向敏中进士及第,历任工部郎中、给事中等职,政绩卓著。宋真宗咸平四年(1001年),升任同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,正式拜相。受任后,向敏中心如止水,谢绝宾客来贺,不搞大操大办,门庭寂静无声,受宋真宗称赞。

(二)女主角寡妇柴氏

柴氏本是左领军卫大将军薛惟吉的老婆。薛惟吉的父亲薛居正是宋太祖朝的宰相,在任期间的最大功劳就是主编了二十四史中的《旧五代史》。

据《宋史》载,“居正妻妒悍,无子,婢妾皆不得侍侧,故养惟吉,爱之甚笃。”用现代语释意,薛居正是个“妻管严”,正妻非常厉害且不能生育,虽然家中婢妾不少,在悍妻的监管下,薛居正无法“种树栽花”,为了续接香火,收薛惟吉为养子。薛居正十分喜爱养子。

薛惟吉的原配妻子死得早,柴氏是续妻,前妻给薛惟吉留下了两个儿子薛安上、薛安民。柴氏嫁给薛惟吉后就成了后妈。薛惟吉像他的养父薛居正,也不善治家,家庭关系处理得不好。柴氏没能为薛惟吉生儿育女。薛惟吉意外去世后,如同现代某些富商家庭一样,后妈柴氏与薛惟吉前房留下的一双儿子为了家产,矛盾越来越激化,最终闹上了公堂。

矛盾越来越激化的根源始于柴氏打算携财产再嫁给右仆射(仆射相当于宰相)张齐贤。薛家儿子以柴氏想私吞薛家财产为名,将柴氏告到开封府。开封府不敢擅自受理,便直接上报宋真宗,宋真宗不愿把事情闹大,就派御史悄悄审问柴氏。

柴氏不是逆来顺受之人,她认为肯定是私买薛家宅院未遂的向敏中在背后捣鬼。柴氏向御史揭发向敏中曾向自己求婚,遭到拒绝后,心怀愤懑,这才唆使薛家二子诬告自己的。御史一听,这案又牵涉到另一个当朝宰相,更不敢擅自作主,又将案子推给宋真宗。宋真宗闻奏后亲自询问向敏中。向敏中说,他前不久才死了老婆,哪顾得上再娶之事呢?自己没有向柴氏求婚。

宋真宗下旨不再追究。

然而柴氏却不想就此息讼,据《宋史》载,柴氏“又伐鼓,讼益急”。柴氏此次的诉讼事由是,薛惟吉的两个儿子都是游手好闲之辈,为了让薛家后人能有正常的生活保障,宋真宗曾下诏,不许他们卖掉父祖的产业。作为左仆射的向敏中却违旨私购。

这事让宋真宗不爽,下旨由御史台认真查处。

一向跟向敏中不和的盐铁使王嗣宗也借机跑来揭发,说向敏中向皇帝说的妻丧不娶是假话,向敏中最近正准备要迎娶已故驸马都尉王承衍的妹妹为妻。为此,宋真宗专门找人询问王氏,得知确有此事,就把向敏中找来当面批评,说他不诚实,明明私下在安排再婚,居然骗皇帝说没有这种想法。估摸宋真宗想来,向敏中说他没有向柴氏求婚的说法,恐怕也靠不住。

案情还有进展,御史在调查中发现,柴氏之所以如此固执地一再上告,是张齐贤的儿子、时任太子中舍张宗诲唆使的。进一步审问柴氏的心腹仆人,还发现柴氏埋藏了金贝财宝约两万缗(一缗即一贯)。

宋真宗颇为恼怒,诏令:张齐贤贬为太常卿、分司西京,其子张宗诲贬为海州别驾。罢向敏中为户部侍郎,出知永兴军。

柴氏不仅没如愿嫁给张齐贤。还被罚款铜八斤,可谓“赔了老公又折金”。抗旨出售薛家老宅、诬告母亲的薛家兄弟二人,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。

全案六个当事人可谓“六败俱伤”。

(三)两个宰相为啥竞相追求一个寡妇

“撂倒”两个当朝宰相的寡妇柴氏长相如何?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。既使美若天仙,那时也是徐娘半老了吧?看来容貌不是“一根骨头逗两条狗”的原因。笔者管见:

其一、据史载,宋代妇女改嫁再婚很普遍,宋代法律支持寡妇携带自己的奁产改嫁。

法律保障妇女自由支配奁产的权利虽好,但也引发出意想不到的扯皮事。一些男人不愿将自己经营所得归于族产,便置于妻子的妆奁名下(包括屋契),结果自己先逝后妻子改嫁时一并带走,进而引发改嫁妇女与夫族的财产纠纷。

薛惟吉遗孀柴氏的“货产及书籍”,很可能是薛惟吉生前不放心败家儿子才置于她妆奁名下的。著名理学家程颐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两位宰相争娶一寡妇,无非“为其有十万囊橐故也”。张齐贤和向敏中要娶寡妇柴氏的目的同出一辙,通过要人,实则是把其名下颇丰的“货产”占为己有。

其二:由于存在物价不断看涨,吃闲饭的冗员过多等一系列问题,北宋初期官员实际收入在不断下降,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杨忆是北宋的著名文学家,官任翰林学士,干“知制诰”的活,说白了就是皇帝的私人秘书。他干了一段时间后,居然打辞职报告,要求外放到物价便宜的州县任职,原因很简单,自己的这点俸禄养不起一大家子人。

据史载,宋太宗淳化元年,家境贫寒的蒋元振要求到物价便宜的岭南一带任职。他把俸禄全部留给在潭州的家人用,自己只身赴任后,吃豆子,唱凉水,穿纸衣服,如野人一般过日子。皇帝听闻后大为不忍,拨了一笔专款下来,才拯救蒋元振于水火之中。

文末补白:有节操,家境贫寒,实际收入低且家累又重的北宋初期官员,日子看来的确不好过,张齐贤和向敏中再婚打算娶一个富寡妇的想法让人能够理解,只是章法有点孬而已。王安石后来搞改革,提高各级官员俸禄也是其中一个重要措施。以后又加过几次薪,给后人留下了“北宋官员俸禄高”的印象,北宋初期的官员们,若地下有灵,多半要叫起撞天屈的!

赵心放,笔名赵式,重庆市南岸区作家协会会员,《写乎》签约作家。

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评论。

文章来源:2019年香港马会资料

标签: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,彩票资料免费大全 正版,今期四不像图,香港马会开奖日期,正版香港马报免费资料